Coldplay盛宴前的总複习:重点回顾七张专辑一路走来的轨

2020-08-13

对我这一代的英伦摇滚乐迷而言,Coldplay是千禧年后,「唯一」一个英伦摇滚大团。Radiohead在路线上显然已不再用吉他音乐为主轴,经典的Oasis与Blur只剩下巧遇机缘,唯有Coldplay依然活跃,也在一定程度上,维繫了英伦吉他摇滚的火脉。

初心的民谣Coldplay〈Trouble〉

最一开始,我对Coldplay的想像,更接近于一支民谣乐队。尤其在第一张专辑前的迷你专辑与单曲作品,比起英伦摇滚的浩蕩声威,空心吉他民谣(acoustic)幽微的渲染,更让我感受深刻。此般印象同样留到细腻的首张作品《Parachutes》,即使有着〈Yellow〉这般情绪饱满的作品,Coldplay终究不是一支「吉他英雄」型态的乐团,早年,主唱Chris Martin曾言受到苏格兰乐团Travis影响,是非常有说服力的说法。

一鸣惊人的神曲〈Yellow〉

那幺,英伦摇滚(Britpop)后来究竟发生了什幺呢?2000年开始,我们听到Coldplay,听到Keane,这些非典型的英摇乐团,有一件事情仍让人感激惊艳:英伦摇滚中最核心的「写歌」,在这些乐团中得到续命。Coldplay在首张专辑的写歌,并不刻意要说什幺事理,种种观察,仍带有「少年维特的烦恼」,纯粹,乾净。

歌曲〈Yellow〉可以说明这个部分:在歌词里,Coldplay为曾言明究竟那「黄」是什幺,是一种光泽呢?一种情绪呢?或是一种爱情的投射?《Parachutes》专辑给我的美好,一直是这样诗意的,充满民谣的语彙。偶尔在延音吉他与阵阵连击的和弦中,我感受到他们呼应90年代的英伦摇滚,因着这层关係,我复古的心也得以投射。

Coldplay〈Careful Where You Stand〉大破大立的自我成就

到了第二张专辑《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》,Coldplay的企图完全不同。可以把〈Politik〉或专辑同名曲,视为哲学的文明反思,质问与观察。整张专辑的声响更为庞然,製作细节上,也更趋向摇滚力道。吉他声音也开始变革,更多的独奏,更明亮,更抢戏,让情感的互动瞬时拉高一层:Coldplay以一个面对世界的摇滚乐队,提出疑问,也回答自我。

过程中,民谣的部分成为汤底,但材料準备,是更多面向的。有乐评将之比拟为U2的作品,不无道理。如果没有这幺一个张力十足的呈现,Coldplay会是什幺走向,还很难说。这样克服了「困难第二张」,甚至从无害的抒情,进军摇滚中的话语意图,两张专辑之间,确实是改变而挑战了自我。即使是情歌如〈The Scientist〉,也给出了直白外的情感逻辑,耐人寻味。

风格特异的小品〈God Put A Smile Upon Your Face〉

第三张专辑《X&Y》中最被人记得的,肯定是乐团史上最动人的作品〈Fix You〉。我常笑称,这张专辑有这一首歌,就算成功了。的确,这样的歌曲真正的召唤英伦摇滚子民们长年来迫切需要的一首「新国歌」,在各种情况下,〈Fix You〉是旋律集大成的史诗级Britpop,编曲上催泪捶心肝。回到专辑本身,製作依然维持着第二张专辑以来的俐落,承接了前两张专辑的综合面向,结束了一个抒情时代。

Coldplay国歌〈Fix You〉

来到第四张专辑《Viva la Vida or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》,Coldplay再次进化。从製作上,找来了具有实验电音背景的Brian Eno、Jon Hopkins等人,几乎在每一首歌曲之间,毫无空隙的开拓声响可能性。这是Coldplay史上调性最丰富的专辑,具有戏剧般的开阖张力。

最棒的是,他们依然交出美好的旋律,无论是专辑同名曲,或是〈Lost!〉、〈Violet Hill〉、〈Strawberry Swing〉,虽是不一样口味的Coldplay,一样叫人难以忘怀。封面上的革命形象,或许可以视为Coldplay在声名大噪后,对于世界的关注,更为用力。对于自身的论述与命题,不管是音乐或者歌词,都是耐听且值得细究的经典。

〈Viva La Vida〉音乐录影带(Anton Corbijn执导版本)全新的缤纷时代

2011年,Coldplay推出第五张专辑《Mylo Xyloto》,以此为名的巡迴,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。一如专辑中各种乐风的尝试,巡迴中缤纷的舞台设计,替Coldplay带来了「亮丽」的形象。至此,他们在流行乐坛的潜能,压过了早年独立音乐的低迴。与Rihanna合作的单曲、专辑中满满华丽的编制,都让新的乐迷成功记得;而老乐迷或许开始陷入複杂的情绪:最初的朴实,或许一去不回。

Coldplay与Rihanna的合作〈Princess of China〉

2014年与恩师Brian Eno再次合作推出的第六张专辑《Ghost Stories》,极可能是最被忽略的一张专辑;一方面是风格刻意冷/低调,缺乏热门单曲,而且,隔一年马上有「炫目」第七张专辑《A Head Full of Dreams》发表。

其实,不妨把这两张紧密连结,却「各自为政」的专辑,看作是乐团始终拥有的两部分:一是依然追寻声音各种可塑性,沈醉于低吟微小的男孩心情(或许是早年跟随的乐迷更容易「信服」的状态),那便是《Ghost Stories》;赢得世界关注的流行意图,以及奠定为世界级魅力摇滚乐团的形象,则是缤纷的《A Head Full of Dreams》。

低调小品〈Ghost Stories〉

Coldplay与Beyoncé的合作,〈Hymn For The Weekend〉

Coldplay来台在即,从印象去追溯,从歌曲去记忆,或许有各种片段,使乐迷们欣喜或者感叹。然而,对我而言,能够透过这样的机会,再次从「专辑」去省视这个乐团的成长与意图,更是成长的回馈。

无论舞台多幺眩目,无论乐迷期望的是动感或者宁静,只要记得这些专辑,便能深刻理解眼前的乐团面貌。Coldplay作为一个仅存的英摇「大团」,当其影响力已经超越老乐迷的理解,在我看来,那更是回头去再次聆听每一张专辑的最好机会。

作品自己会说话,不管内心再怎幺躁动,或者乐团是否已太过浮夸,身为Coldplay乐迷,在音乐里的沟通与希望,始终不变——喜爱一个乐团,这是最重要的部份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扩展阅读